【獒龙】《可念不可说》(半AU半现实向年下/补全完结)

尔双:

题目:可念不可说

配对:獒龙

分级:PG(辅导级)

作者说:之前挺多妹子说喜欢这篇来着,于是我也趁着今天这个时候把这篇年下修了一下补全了发出来了。中间有修但修的不大,从11开始往后都是新加的,虽然没赶上,也算是龙仔生贺文吧。

 (本来答应了亲友给个年下肉,最后也没给出来,以后再补番外吧)

 

 

1.

 

当前直播在线观看有九十二个人。

 

张继科撑着头对着手机,弹幕飘得稀疏,没什么话说的间隔他就和前置摄像头大眼对小眼。

 

大部分来看直播的球迷问题还是针对主力运动员的,关于马龙、许昕和樊振东。

 

八卦生活,和谁关系最好,樊振东的体重最近轻了没有,马龙的发型和球拍还换不换了。也夹杂点专业的,许昕的直板前途和樊振东的反手拧拉威力,顺便问问侧切怎么打。

 

一个“马龙好不好”的问题在“你现在用的什么球拍”底下幽幽飘出来。

 

张继科保持着那个姿势。

 

“他好啊,他不是队长嘛,他对谁都挺好的。”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十点十四,距离查寝还有十六分钟。许昕溜达着来了张继科的屋子,然后樊振东也来了,在屏幕前凑了个热闹。观众留弹幕笑说三大主力就差一个了。

 

张继科摇摇头:“龙队啊,他不会来的。这个点他该睡觉了,他在准备奥运。”

 

没料到这话应了墨菲效应,马龙恰巧这天没睡,他也确实来了张继科的房间,是来找张继科室友的,交代完了些事情,踱到他身边。

 

“你在干嘛呢?”

 

“直播啊。”张继科斜了他一眼道。

 

“早点睡吧。”

 

马龙脸没出镜,他只有半条大腿在张继科的手机镜头里闪了一下。张继科从头到尾就给了他两个眼神,一个是回话时候挺拽的那个,一个是马龙离开时候他丢给他背影的那两秒钟。

 

直播结束之后需有个粉丝在微博上感叹,这小队员一代,张继科和马龙的关系好像挺一般的。

 

粉丝好友评论他说得委婉,这哪里是关系一般,分明是有些不合。底下另一个好友反驳,去年打乒超的时候马龙还给张继科做了赛后总结辅导呢,都不是一个俱乐部的,我看他俩关系还行。

 

第二个好友评论发完了又附了张图。

 

照片里张继科穿着山东鲁能的球衣低着头,他双手背在身后,左脚撑着身体重心,右脚脚尖忙着在胶皮地上画圈圈。马龙那会儿还没开始打发胶,刘海留的挺长,穿的还是宁波海天的队服,在张继科面前比划。

 

说的人认真,可惜听得人好像心不在焉的。

 

这张照片被抓拍的时候马龙说的是:“今天打得松散。第三局最后赛点,那种时候不应该往台前凑了,你就扑他正手。”

 

他确实是在给张继科做总结,但要是把这张照片的时钟往前拨上三十分钟,就会发现马龙其实是在给林高远做现场指导的,场上林高远对张继科打得正酣,林高远这边的教练刘国正给叫了个暂停。

 

他话的头半句:“我昨天怎么跟你说的,张继科的打法……”

 

张继科当时忙着喝水,等他比完了赛背着球包被马龙一把拉住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半个小时前马龙说的那句话。他今天状态不好,打得极其差劲,也难怪这种两家俱乐部敌对的状态下马龙还要忧心考虑他。

 

马龙人好啊,他不队长嘛,对谁都挺好的。

 

“你这孩子,方博跟我说你上午比赛连球鞋都忘带了?先端正心态,你还想不想打比赛了。”

 

张继科终于扬起了头,他有点不耐烦他叫自己孩子:“你才比我大几岁啊?”

 

马龙敛了表情,“我大你八岁。”

 

 

2.

 

张继科把大他八岁的马龙往更衣室的柜门上一推。

 

他个子在不知不觉中比马龙蹿出去一个脑瓜顶,这会儿眼神跟小老虎一样,又凶又倔,还莫名地透着股委屈。

 

年轻男孩双手死死顶着马龙的肩膀,他咬着下嘴唇,一句话没说,但动作很是坚持。

 

“张继科。”马龙连名带姓的叫他,他声音沉下来,儿化音都弱了,平日里软绵绵的嗓子有了威势,他脸也是沉的,端出了队长的那股架子。

 

马龙这副表情很像在刚刚的结束的里约奥运会场上打比赛时候的样子,对郑荣植那场是这样,对许昕那场也是,对水谷隼那场还是。眼神是冷的,原本自然翘起的嘴角因为过度紧绷而抿成一道线,就是没在头顶到那些周润发式的发胶。

 

这次奥运会马龙状态非常好,打得实在漂亮。张继科在北京的宿舍里蹲直播,几乎没坐下过,跟着赛场上的刘国梁他们一起起立拍手,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胀得满胸口的兴奋,兴奋过后是铺天盖地的怅然。

 

马龙往外挣脱,张继科再次给他推了回去,年轻人力气大得惊人,马龙重重地撞上了衣橱的铁门,他后背被门把手刮了一下,眉头皱起来。

 

“你干什么?”他咬牙切齿地问。

 

外面隐约传来脚步声,随着那脚步声传来的是樊振东的问话:“龙队,跟你约的杂志的人来了,你在里面吗?”

 

张继科放了手,樊振东越走越近,他看着俩人相对而立,虽然有那么点微妙的怪异但也没多想。他跟张继科打了个招呼:“继科也在啊。”

 

马龙笑着回了句:“我马上就过去。”

 

他话刚说完就觉得脸上一痛,樊振东半侧对着他没看到刚刚发生了什么,马龙自己看到了事情发生全过程,却到张继科走了后都没反应过来。

 

张继科张口在马龙的右脸蛋儿上咬了一口。

 

 

3.

 

 

杂志拍摄给马龙提了些奇奇怪怪的要求,让他把上衣脱了,里面什么都不穿外面套件外套,让他往乒乓球台上躺。

 

马龙觉得别扭,他也该配合配合了,就是浑身发僵。

 

等化妆师往他胸口涂乳液的时候,张继科溜达到了场地旁边,马龙僵得更厉害了。

 

那股子湿漉漉的刺感穿破了粉底液再次爬上他的皮肤。在他的右脸颊上,嘴角向外不过四厘米,与鼻尖平行的位置。

 

他化着妆,像戴了层面具。面具让他彻彻底底成了位成年人。

 

有时候人长大不过一瞬间的事,张继科不觉得二十四岁的马龙是成年人,二十七岁的马龙开始让他觉得陌生,二十八岁的马龙完全陌生了。而相比起来,哪怕是看着电视直播里马龙抿着嘴角登上奥运冠军领奖台时,张继科都不曾像现在这么深刻的意识到他和马龙之间差距这么大。

 

而且这股差距还被大刺刺地摆到了打光板前,摆到了摄像师的镜头上。他头上根根分明的发胶,穿着那件鱼鳞一样的蓝衣服,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胸膛,张继科从来没有想过马龙会有这个样子的一天。

 

“放松一点。”摄影师跟马龙说。

 

马龙呼了口气,他下意识又瞥了眼站在不远处的少年,少年端着胳膊,眼睛一抬。

 

真跟个小老虎一样。

 

窒息感顺着那道目光攀上马龙的身体,他感觉他要被张继科的眼神咬死了。

 

 

4.

 

饭是马龙做的。

 

他自言对这些东西还挺有兴趣,至于手艺评定大概就要看吃的人是什么心态了。按照那天的张继科的心态来讲,他吃什么都没区别。

 

这是张继科第一次来马龙家里,外面天阴成一片,风打着窗玻璃,把雨水的痕迹吹得凌乱,路上的行人走得痛苦又匆忙,少年缩在干爽的棉质T恤和短裤里,衣服上满是马龙的味道。

 

四根筷子在马龙白生生的手指头里拢着,两两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一对儿搁在了张继科的碗上,一对儿搁在了马龙他自己碗上。白米饭上升的热气糊了人一脸,那手指头和筷子也变得影影绰绰了。

 

这天下午是每周照例的休息时间,张继科去东方新天地逛了逛,从商场出来的时候雨下得比这会儿还大,他冲进雨帘里,好像被迎头泼了一盆水上去。

 

少年在劈头盖脸的雨水中打了个哆嗦,他咬牙抱着胳膊往公交车站跑,一辆车挡了他的路。

 

车窗摇下来,是还留着鸡蛋头发型的马龙,皱着眉头,拔高音量和稀里哗啦的雨声对抗。

 

“上车啊,我送你回去。”

 

张继科抖着手拉开了副驾驶的门,他跟个小水鬼一样湿哒哒地在座位上坐下来,暴雨的气息被他带入了本来干爽爽的车内。

 

“怎么不从商场里面坐地铁。”

 

“出了地铁还是要挨淋。”

 

“走那一段路也比你等公交要强。”

 

张继科想回答“都差不多”,话头被马龙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马龙小区的物业催着他赶紧回去,说有问题要解决,马龙一边应着一边打了个方向盘。

 

“我先回趟家行吗?等晚点我再送你。”

 

细小的水珠从少年的发梢落下来,滑到他的鼻尖,随着他点头的动作又落到地上。

 

马龙给张继科找了一套自己的干净衣服和没拆封的内裤,他把少年留家里,然后自己去外面办事去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雨还在下,雨势到是比之前小了,就是风越来越大。张继科靠着沙发一角专注地玩手机,听见开门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马龙拎着手里的塑料袋在他面前晃了晃,“给你展示一下我的厨艺。”

 

晚饭后是张继科刷的碗。他刷碗的时候马龙打开了电视看比赛,厨房水声停下,张继科走了过来,灯光被少年又细又高的身体挡出了,制造出一片阴影,这阴影完完全全盖住了马龙。

 

马龙抬起头,就看见张继科瞪着眼睛看他,那眼神仿佛是暴雨下波涛汹涌的大海。张继科突然扑过来抱住他脖子咬了他一口。

 

马龙一个激灵睁开眼睛,他摸了摸自己的右脸,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刚刚是个梦。他现在在长沙到北京的飞机上,前排有个人开了手机闪光灯对着他照了一下。

 

马龙长舒一口气,疲累犹在,困意全无。

 

这梦的前半段到是对的,前两年的事了,后半段可不是这样。张继科在他身边坐下来陪他一起看了场球,马龙说要不你今晚在我家睡吧,明天咱俩一起回基地。

 

那会儿张继科还不是个小混蛋,听话得很,他说什么都只乖顺地跟着点点头。

 

 

5.

 

 

周雨说起张继科在医务室的时候马龙其实没太在意,但后面半句他在打封闭针这话让马龙一下子站了起来。

 

男孩趴在床上,眼睛黏着手机屏幕,五官扭成一团,龇牙咧嘴的。见了马龙推门进来,皱巴巴的表情就变成了波澜不惊。

 

“你怎么回事?”马龙拉了把椅子在他旁边坐下,“你刚二十岁。”

 

张继科一个表情也没分给他,他噘着嘴噼里啪啦地按手机屏幕。

 

马龙把他手机抽了扔到旁边床上。

 

“你还想不想打了?”

 

“我想打!我还想和你打!”张继科梗着脖子和他对视,对了一会儿又转过头去,“我要拿冠军,你别舍不得。”

 

张继科显而易见在生他气。这气也是莫名其妙,马龙又觉得右脸开始刺痛了,他抽了口气,一股脑地问出来:“你是没和我打成,所以就要咬我?”

 

张继科锤了下床,他后脑勺那搓毛忽悠忽悠的,嘟嘟囔囔的句子传过来。马龙就听清了前四个字“那个不是”。

 

马龙习惯性去拍了拍张继科的头,这动作他有阵没做过了,去年苏州世乒赛之后张继科就开始躲他的手。

 

这回又是,张继科甩头躲开了,他一把扣下马龙的手腕。回过头看着马龙,一面眨巴眼睛一面咬上了马龙的手指头。

 

马龙嘶了一声往回抽。

 

“刘指导没给你起错外号,你真属狗的吧。”

 

张继科没回话,马龙发现张继科长了双好看的眼睛,对上人的时候简直叫人惊心动魄。

 

“行了,你好好休息吧。”

 

马龙离开的时候实在是匆忙,差点带翻了屁股底下的凳子。

 

 

6.

 

张继科想要的和马龙打比赛愿望没过几天就实现了,他从马龙手里头抢到了冠军。马龙对任何一个冠军都是舍不得的,他拼得很顽强,但张继科搏得更凶,几乎是以压倒性的胜利拿下了这场。

 

他的高兴大概只持续了拿下胜利后的两分钟。

 

“马龙状态不好。”他扭头跟肖战说。

 

肖战点点头,刚经完奥运这也正常,接着他反应过来张继科这话不是在赛后总结。

 

“你打赢了就是赢了。今天这场打得很好。”

 

“还不行。”张继科摇摇头,他赢了,他赢得不服气,一点儿也不圆满。马龙的劲儿没使出来,他自己也就没完全使出来。

 

领完奖许昕说要吃火锅,樊振东周雨方博他们觉得建议挺好,马龙应了,他出了体育馆要往正门走,张继科拉他。

 

“门口全是人,你傻啊。”

 

他领着马龙从地下走的,去了火锅店,一群大小伙子吃饭,一定就要喝酒,张继科不爱喝,但也跟着抿了一点。

 

马龙平时吃东西偏清淡,火锅到是可以吃些辣,酱料辣得他的唇都红了起来,眼角泛起水光。现在他又不是很遥远的样子了,近得要命,就半条胳膊距离。张继科借着那股酒气趴过去,额头顶着马龙的肩膀。

 

 

 

7.

 

“马龙!”

 

两个字从张继科嘴里出来,这不是个名字代号,这是个越过前辈后辈的不礼貌称呼。

 

他半躺在宾馆的床上,马龙立在他床边,气喘吁吁的,这个大小伙子不单是身高,连体重也已经超过了他。

 

“你喝多了。”

 

张继科抬起胳膊,指着虚空,“我一定会拿下你。全锦赛,世界杯,世锦赛,奥运会,我也会拿大满贯。我还要拿的很快。”

 

“那你不能像现在这么浮躁。”马龙把他的鞋脱下来,将他往被子底下塞。

 

“马龙,”张继科攥住了他的胳膊,“你他妈的躲什么?”

 

 

8.

 

张继科的心思昭然若揭。马龙又不是个棒槌。

 

他在两年前生日早上跟马龙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十八岁了。”

 

马龙当时的回复是恭喜成人。

 

成人意味着太多了,仅仅是生理上过了成人界限可不叫真的成人。马龙喜欢管张继科叫小孩儿,他叫他名字“继科儿”,儿化音含在嘴里,那股子长辈的心情也就融了进去。

 

全锦赛单打张继科又是冲得漂亮。马龙看着他赛场上原地转了个圈儿,少年人皱皱鼻子,肆意飞扬的样子很是抓人眼球,雀跃在他的眼角眉梢跳,将他整个人染成了幅色彩鲜妍的画。

 

几个玩得好的小队员去勾他脖子,张继科照单收了所有的祝福和瞩目。马龙揉揉肩膀,没再去管场内的热闹。

 

张超要结婚了,这个哥哥是从小看他长大的,跟他现在看张继科也差不多。他去参加了张超的单身夜,黄的白的红的,又是酒桌一场。

 

刷房门卡的时候马龙手都在抖,他推了两下门,没顶开,身后一阵热气辐射过来,一条胳膊伸过来越过他帮他推开了房门。

 

“你让玘哥帮找的领结,我给你送过来了。”

 

马龙闭上眼睛,他揉了揉眉心。

 

“给我吧,我试试。”

 

“我帮你。”张继科进了房间,挺自如地找个位置坐下来。

 

“张继科儿!”

 

马龙去夺张继科手里那个塑料袋子,张继科背到身后不给他,他鼻尖贴着马龙的脖子。

 

“龙仔,你身上怎么这么香啊。”

 

马龙手里的动作停下来,他后撤半步拔高音调:“龙仔是你叫的吗?”

 

“玘哥就是这么叫的。”

 

“你跟着玘哥叫?你怎么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我从十六岁开始就这么叫了,你没听见,我天天在心里这么叫,你怎么样?”张继科也跟着提嗓门。

 

马龙气得语塞。

 

他怼着张继科的肩膀,把领结抢到自己手里,“你去管林高远叫远仔,管孔令轩叫轩仔去。”

 

张继科忽然笑开了,扑上去给了他个抱。

 

“你生气啊?”

 

“气啥?”马龙一面打他的手一面回话。

 

“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啊。”张继科没回他刚刚的问题,他伸手掐他的腰,“这么细了。”

 

腰上是马龙的弱点,他受不住痒,整个人挣扎地更厉害了,脚下绊着脚下就往后仰,张继科被他带的跟着前扑。这一扑就扑到了床上。

 

张继科抿了抿嘴,捧着马龙的脸。

 

“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可圆了。肉呼呼的。”

 

他说话的气息都喷到马龙脸上,和他的呼吸纠缠在一起。在马龙意识到危险的一瞬间,张继科的嘴唇贴了上来,他没咬他,他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往马龙的唇缝里溜,很快又退出来。

 

张继科他从马龙身上爬起来,耳朵全红了,他没再看他,一溜烟儿地跑离了他的房间。

 

 

9.

 

 

裤子口袋里贴着大腿根的手机嗡地响了一下。

 

马龙低头看了眼,信息来源张继科,内容就三个字。

 

“对不起”。

 

马龙攥着手机,屏幕亮了又暗下去。他一口气还没叹完,又是嗡地一声提示音响。

 

“你能不能别把我老当小孩了?我成年两年了。”

 

道歉紧跟着指责。

 

马龙划开解锁,回他:“你还不像个成年人。”

 

“怎么叫像个成年人?”

 

“你不要凭着一时冲动做决定。成年人要对自己负责任。”

 

那边几分钟没再回话。机场广播着请飞往北京的乘客登机,马龙把球包挂上肩膀,他一手拿着机票身份证一手攥着手机。

 

“我还缺大赛金牌。”

 

屏幕上的话让马龙有些哭笑不得。

 

“不是因为那个。”马龙回他,“我上飞机了。”

 

还能哪个?他还不够格和他相提并论不是吗?可张继科相信自己的能力,他拼得来跟他一个高度的成就,就是时间而已,他小了他八岁,成就也晚几年不也理所当然吗?

 

张继科想着,他打了一大段话,又在对话框里都删掉。

 

前一天晚上马龙说他浮躁,现在又说他没责任感。他怎么就在他那儿留下这么个印象。

 

马龙下了飞机打开手机,网络连接上接到的一条信息又是张继科的。

 

“我会对你负责的。”

 

马龙给他回了个:“好好准备乒超吧。”

 

他收起手机没再看。

 

 

10.

 

 

马龙一拐进小区就看到张继科双手插兜在他家楼下晃悠。

 

年轻人穿了件粉色的带兜帽的外套,帽子上缀着两个毛线球。小石子儿在他脚底下滚来滚去的,那俩毛绒球也随着荡来荡去。

 

“说不清楚。我就是不明白,我来听你亲自说。”

 

“你不要天天把心思用在这些无关的事上。”马龙皱起了眉头。

 

“我全锦赛打的挺好的。”张继科回他,“再说现在队里没说不让谈恋爱吧。”

 

“这不是说话的地方,”马龙有点无可奈何,“你跟我上楼。”

 

马龙在前面走一步张继科在后面跟一步,他偷偷在他背后去重合他的脚印,眼神在他衣服领露出来的那一段白嫩的后脖子上溜,马龙从兜里掏出钥匙,张继科的眼神又落到他的手指头上去了。

 

“你还小,”马龙一面开门一面说,“有些决定,还不是个时候。”

 

张继科皱着眉头听了一会儿,他跟不太上马龙的脑回路。

 

“你是觉得,我没长脑子?”

 

“我觉得你青春期还没过。”马龙舒了一口气,他站在门里,张继科还在门外,“你还不明白什么叫喜欢还是不喜欢,你接触的人还太狭窄,我对你关心点,你就觉得我是个挺好的人……”

 

很多时候张继科都觉得马龙确实是话多,他去堵了他的嘴,用自己的嘴。他二十四小时之内第二次亲他,头一次给了个道歉,这次不想给了。

 

马龙瞪着眼睛,一口气还没喘过来就把张继科往地上一掀,张继科“咣当”倒在瓷砖上,后脑勺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他一面捂着着头一面抽气。

 

“操!”

 

“你又犯什么浑?!”

 

“我他妈不就喜欢你,我还要受教训?”张继科双手撑着地坐起来,他和马龙对视,又是那个小老虎要咬人的眼神,“我二十了我谈个恋爱还不行?你也单身我还追不得你了?”

 

一大串质问扔到马龙脸上,他被怼得脑子一片空白,半天只有一个想法,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都挺直接的。

 

张继科凑过来,在他唇边蹭了一下,不等马龙躲张开嘴又轻咬了一口。

 

“马龙,你怎么这么磨叽呢。我真不是小孩了。”

 

 

11.

 

 

马龙又躲了。

 

张继科给他发消息,他就回等他回来再说。他拿着陪父母旅游做挡箭牌,就不回答那么一句话的事儿。

 

背景音还是机场,混着他母亲问的“在跟谁说话”。

 

张继科打了行字过去,你可以回答你在跟你小男朋友说话。

 

马龙在那边笑了一下,他看着那行字,回头跟他母亲说,我在跟一个小朋友说话。

 

现代通讯工具有时候也有不够完善的地方,比如说他们交流的时候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也就无从体会到对方的心思。

 

“好好准备接下来的比赛。”马龙非常队长式的回复他。

 

张继科想着,这没关系,他本来也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不管怎么说,马龙也没拒绝不是?

 

他看不到马龙弯起来的眼角,只好自己在房间里有点闷气地发泄。张继科从桌子上摸过来自己的球包拉开,他掏出球板在手里颠了颠,顺手又搓了两下胶皮。

 

球拍底印着两个蝴蝶翅膀,队里有好几个人是跟着马龙用的板子,红双喜定制的狂飙龙五,周雨和方博就是,拍子底下的头像都是马龙张嘴怒吼的样子,后来方博打出来了,就有了印着自己头像的板子。

 

张继科用红双喜不太顺手,他劲儿大,蝴蝶板子偏硬倒也合适他。他仔细观望着自己的球拍,又看了眼手机,屏幕是黑的,马龙没再给他回复信息,这会儿也许是登机了。

 

他又想起首都机场那个总是晚点个不停的航班,登机就怪了!那个人就是不想理他而已,张继科感到一阵烦躁,他拉开衣柜把手机扔了进去,找了个对着窗光源好的位置坐下来,把自己拍子上胶皮都扯了,仔仔细细地开始刷浆。

 

 

 

12.

 

 

樊振东曾经给张继科发过一个笑话,说北京的冬天和夏天是一对儿相爱的情侣,被春秋天硬生生分离了,冬夏天不堪忍受把春秋天杀了,于是从此相亲相爱无缝对接。

 

这笑话的意思就是北京没有春秋天,夏天一过就是冬天,冬天一过就是夏天,降温升温就是几天的事儿。这让从海边来的张继科并不很适应,青岛四季比较分明,虽然他之前在济南生活了好几年,但北京的季节比济南还要奇怪。张继科还记着母亲从小嘱咐的春捂秋冻,结果这十月一国庆一过,他就被冻感冒了。

 

早上起床的时候张继科只觉得有点嗓子疼,中午的时候就浑身使不上劲儿了,下午训练张继科把眼睛揉来揉去。

 

肖战来他台前的看了几个球就叫了停,他走过来一看张继科的脸色,抬手摸摸他的额头。

 

“怎么都烧成这样了,去队医那里看看去。”

 

张继科闷着头把板子收了,自己背上包摇摇晃晃地往医务室走,眼前随着他的动作一阵阵黑,他这才觉出自己实在烧的不轻。

 

马龙刚刚被秦志戬从训练馆里撵了出来,他练发球,连发了三个都没过网,秦志戬说他为了备战亚运会压得太厉害,让他出去呼吸点新鲜空气。

 

马龙挺听话的就站在门口大口呼吸,他叉着腰,试图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呼出去。这时后背突然被顶了一下,他回过头,只看到一个毛茸茸的脑瓜顶。

 

小脑瓜抬起来,一双没聚焦的眼睛落到他视线里。

 

这是从二队新升上来的那批小队员里的一个,被肖战教练收过去了,听说天生体质特别好。马龙没跟他说过两句话,但也不能说不熟悉,男孩长得十分清秀好看,搁在人群里总是很扎眼。

 

“你怎么了?”马龙问他。

 

男孩还顶着那双没聚焦的眼睛,脸颊是不自然的潮红,他张了张嘴,喷出一片热气在马龙颊边。

 

马龙伸手探了一下男孩的额头,烫的他手指头一缩。

 

“怎么烧成这样了?”

 

“我找队医。”张继科操着重感冒的气音道。

 

“你等着,我去跟秦指导请个假,我陪你一起去。”

 

马龙再从训练馆出来的时候张继科整个人趴在大门上,他头顶着那些金属试图从上面汲取凉气。马龙去扯他的胳膊,他脚一软就倒在马龙肩膀上。

 

“还能走吗?不能走我背你。”

 

张继科迷迷糊糊的只会念叨“冷”。

 

马龙就知道这孩子烧糊涂了,他把他球包打开抽出外套给他仔仔细细地穿好,然后半蹲下身,把男孩放到了自己背上。

 

十四岁的男孩对于二十二岁的青年来说背着还不算吃力,他把他送到队医那里,又赶着照顾了两天。

 

张继科常常在想,如果那天任何一个像他这种状况的人碰到了马龙,他大概都会如此热心肠的,这件事本身不是因为他是张继科而发生的,但他却懵懵懂懂地认为自己特殊起来,觉得就像陈玘对马龙总是很好一样,马龙对自己很好。

 

但这个时候,他也只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小队员得到了年长队员的照顾。

 

 

 

13.

 

 

张继科粘完板子之后给自己加了训练,这训练安排的自马龙从西班牙度假回来又参加了个李宁活动后越来越紧凑。

 

他不仅瞄准了乒超,其实还有十一月的公开赛和明年年初的亚锦赛。

 

十五号乒超联赛打起来,方博是鲁能主力,张继科和孔令轩副主力。马龙所在的宁波海天去年拿完冠军就整体出售给了山东魏桥,主场变成了滨州,离鲁能所在的济南只有两个来小时的车程。

 

男队和女队不太一样,男队一直忌讳单核心,双核心三核心的培养主力一向是刘国梁的主要培养方向。新一代樊振东打出来了,张继科是一直憋着口气的,这口气到不是冲着樊振东去的,是冲着马龙去的。

 

十五号晚上比赛打完上了床,张继科才知道马龙第一局输了,第四局对崔庆磊到是赢了回来。新闻通稿里写这位新晋奥运冠军尚在调整中。

 

他得下个月八号才能对上马龙,也不清楚那个时候马龙调不调整的过来,教练的意思大概是会让他打头阵对马龙,方博放第二场单打对闫安,提高胜率。

 

这种赛制排布到是正中了张继科的意思,他不清楚自己怎么就杠上了,但没打赢马龙,于他而言就是不算赢。

 

晚上十一点多,灯也关了,惨兮兮的荧幕光映在脸上,张继科捧着手机给马龙发过去一条信息。

 

“我有在好好准备乒超。”

 

与其说这是那个机场后续的回复,不如说更像是一道战书式的宣言。张继科收了手机打算睡觉,没想到那边竟然秒回。

 

“很好。”

 

“你怎么还没睡?”张继科回复他,接着又觉得这句太过关心了,显得弱气,于是他又接上不咸不淡的半句,“你平常不是睡的很早吗?”

 

“有点感冒,睡不着。”

 

张继科把刚刚那个新闻稿翻出来,上面果然是写着,昨天马龙就重感冒了,上场前还吃了药。

 

他心里纠结着要不要去关心,这个人吊着他,他不害怕一路付出,但这会儿真的也有些不甘心。

 

那七个字的回复在他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张继科点了点它们,最后还是泄了气,尽量让自己硬邦邦地回复了句:“多喝热水。”

 

马龙回复了他三段,“好”、“谢谢”还有一个笑脸。

 

笑脸就是微信自带的慢慢脸红起来的那个憨憨的小笑脸表情,莫名的很像马龙笑起来的样子。张继科盯着看了一会儿,就想起去年在厦门集训的时候了,他们在沙滩上踢足球,马龙一个头球给了对方队员,下了场许昕说他跟国足一个水平,张继科正巧回头,就看到马龙不怎么好意思地笑了。

 

那个笑的样子,就跟这表情一样。

 

张继科琢磨着他的队长现在是不是和他一样躺在床上捧着手机,是不是一边打着字一边就那么笑了起来。

 

他还没琢磨完,马龙那边又发来条消息,“我休息了,你早点睡吧。”

 

张继科把手机锁了屏直接塞到枕头底下。

 

 

14.

 

 

乒超训练期间张继科直接在济南住下了,鲁能的场子在国内大概也就仅次于国家队的条件。

 

二十号早上张继科磨到吃完早饭给马龙发了个生日快乐,就是简单明了四个字,连标点表情都不多加,而马龙下午一点多才给他回了个谢谢。

 

张继科给自己去加了一下午体能训练,回头刷一下微博看到马龙发的自己头戴生日帽的照片,那状态一看就是喝了,他太熟悉他的那一点点的神态了,喝的大概还挺高兴。

 

张继科点了根烟,烟屁股快烧到手指头的时候他想,他需要去见见他了。

 

 

15.

 

 

张继科敲门的时候马龙刚洗完脸,他脸上水珠都还没擦干。

 

年轻男孩站在门口一脸古怪,苦大仇深的样子,从牙缝里憋出六个字:“祝你生日快乐。”

 

马龙回头看了眼自己桌上的闹钟,差一分钟十一点,是赶上了。

 

“蛋糕都让高远吃了,没剩。”他扶着门开玩笑,没问张继科为什么来,来了又要干什么。

 

这答案他自己大概是知道的,但他确实不想碰。

 

张继科却没给他再逃跑的机会,他真像是被逼到第七局的困兽,九比十落后,现在他要发出命根子深处那个劲儿。

 

他推着他的肩膀把他怼进房门里,一回手锁上了门。

 

“你给我个答复。”

 

马龙眼神一晃,嘴巴微微张开,“什么?”

 

“你要是不同意,我以后就叫你龙队,多了没话了,我也用不着你的关心指导,复盘有教练在。”

 

马龙站在屋子中央,他发梢还是湿的,软趴趴贴在额头上,抬起眼睛却不像刚刚开门时候那么温和又人畜无害。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来闹这个,我是你队长我对你也有责任。”

 

张继科撇嘴一乐,“队长,我要汇报,个人生活影响我打比赛的情绪了。您给我个调节,这也是您责任,不给我没法安心。”

 

马龙被他堵的气笑了,这孩子平常闷的很,真到时候怎么每次都这么牙尖嘴利,他话也不想过脑子了,脱口而出就是:“我不同意,你回去吧。”

 

张继科往前逼了一步,那双让人看着就慌的眼睛直勾勾看着马龙:“你胡说八道。”

 

马龙想回自己怎么就胡说八道了,接着他意识到张继科说是来这求答案的,但他想接受能接受的答案大概只有一个,而那一个是他不能给。年轻人满是刺的表皮下大概是个气球,一戳就要破的,他涨的再大也是虚张声势。

 

“继科儿……”

 

张继科在自己的名字被软乎乎地叫出来之后将他和马龙的距离缩到零,他上前抱住他,把自己的嘴狠狠撞到了马龙的唇上,他不懂什么叫接吻,但他明白什么叫占有。

 

马龙感到头皮一阵发麻,他舌尖尝到张继科嘴里尼古丁的味道,又苦又涩。张继科在噬咬他,他感觉到疼痛,紧接着是血的铁锈味。

 

“你他妈就说你对我有没有感觉?”张继科喘着粗气放开了马龙,他的手还搁在他的后脑勺上,大拇指卡着他的动脉。

 

“你……”马龙抖着发木的舌头,“你不认真……”

 

“我他妈不能更认真了。从小到大我就对两件事认真,打乒乓球和你。”张继科用额头去顶马龙的额头,就像他十四岁的时候那样,他躺在床上,马龙用自己的额头给他试温,“再说你管我认真不认真,我就问你,你到底喜欢不喜欢?”

 

马龙挣扎着张继科的禁锢,他抬手擦唇角的血和唾液,“这是两个人的事……”

 

“这他妈是一个人的事。我对你,你对我,我开了两个小时的夜车就求你给我个实话,队长。”

 

马龙把眼睛闭上了,他轻轻吸气,重感冒还没好利索,晚上那顿酒后劲儿上来了。如果世界有一个平行的时空,他真想一枪崩了张继科,他真讨厌这种被逼到绝路上的感觉。年轻人不考虑未来,可未来都是他的。

 

“我有。”马龙听到自己的声音说。

 

 

16.

 

张继科又穿上了马龙的衣服,他长大了,现在比马龙高壮那么一点,衣服有些紧。

 

滨州给马龙安排的房间是双人床,两个大男人倒也不挤,但张继科坚持紧贴着马龙,他从后面抱住他,脸埋进他的短发里,手偷偷往睡衣下摆里探。

 

“龙仔……”他又开始没大没小地哼唧着。

 

马龙在他不老实的手上狠拍了一下,不怎么具有威慑的呵斥他:“睡觉。”

 

这不是他俩第一次在一个房间睡觉,却是第一次在一张床上睡。他们的拥抱那么契合,好像之前发生过无数次一样。

 

“我要跟小胖打成双子星。”张继科在马龙耳后小声念叨。

 

“那很好啊,你要努力。”

 

“我要是再大一点,我就跟你相提并论的。”

 

马龙伸手去调床头灯,滨州的天有点冷,滑出被子的一瞬间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如果你再大八岁,是我跟你去相提并论,不是你跟我了。”他在那个灯光底下扭头看向张继科,眼神是严肃而认真的。

 

床头的闹钟跳过了最后一分钟,11:59转到12:00,马龙的生日过了。

 

“生日快乐。”终于得偿所愿的年轻人在最后几秒钟对他又一次说道。

 

END

 

 

 

评论

热度(1538)

©朝朝频顾惜 | Powered by LOFTER